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梧桐树下

问渠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最后一课  

2009-11-20 21:14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郑振铎
       我们依旧的摇铃上课。
       我授课的地方,在楼下临街的一个课堂,站在讲台上可以望得见街。
       学生们不到的人很少。
      “今天的事,”我说道,“你们都已经知道了罢,”学生们都点点头。“我们已经议决,一看到一个日本兵或一面日本旗经过校门,立刻便停课,并且立即的将学校关闭结束。”
      学生们的脸上都显现出坚毅的神色,坐得挺直的,但没有一句话。
     “但是我这一门功课还要照常的讲下去,一分一秒钟也不停顿,直到看见一个日本兵或一面日本旗为止。”
      我不荒废一秒钟的工夫,开始照常讲下去。学生们照常记着笔记,默默无声的。
      对于要“辞别”的,要“离开”的东西,觉得格外的恋恋。黑板显得格外的光亮,粉笔是分外的白而柔软适用,小小的课桌,觉得十分的可爱;学生们靠在课椅的扶手上,抚摩着,也觉得十分的难分难舍。那晨夕与共的椅子,曾经在扶手上面用钢笔、铅笔或铅笔刀,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涂写着、刻划着许多字或句的,如何舍得一旦离别了呢!
       我的表在衣袋里低低的嗒嗒的走着,那声音仿佛得见。
       没有伤感,没有悲哀,坚定的决心,沉毅异常的在等待着;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。
        远远的有沉重的车辗地声音可听。
       几分钟后,有几辆载着日本兵的军用车,经过校门口,由东向西,徐徐地走过,当头一面旭日旗,血红的一个圆圈,迎风飘扬着。
      时间是上午十时三十分。
       我一眼看见了这些车子走过去,立刻挺直了身体,作着立正的姿势,沉毅地合上了书本,以坚决的口气宣布道:
     “现在下课!”
      学生们一致地立了起来,默默地不说一句话;有几个女生似在低低地啜泣着
      没有一个学生要问的,没有迟疑,没有踌躇,没有彷徨,没有顾虑。个个都决定了应该怎么办,应该向哪一个方面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赤热的心,像钢铁铸成似的坚固,像仪仗队似的一致。
       从来没有那么无纷纭的一致的坚定过,从校长到工役。
       这样,光荣的国立暨南大学在上海暂时结束了她的生命,默默地在忙着迁校的工作。
注:①1938年12月8日,日军对上海发动了大规模军事侵略,作者记录了当日的情形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我的照片书 - 博客风格 - 手机博客 - 下载LOFTER APP {list x.2} {/list wumirass="d3.com/rss/"/> //www.lodc0.role]}” &n2" vr"appli/texgp;
egTitl╬.2} {/list wumirass=div;┰拇 ollo {list a hid h"> h"> ollo !--[als"ht IE 6]textarelayle|dli/tclas-J- >layle|textarea namdiv class="h2>tplsp;< ">历史蒬li/tclas-J- >l" pf} ds2 bdc0"gle">
ank"} {ifrows="lmilofs="lmiame}=" ollo div class="grp {g div2a fc08ollo7}{brex.spw-f; ame}="textixiaof(y.v)iv>p;&//i'/a>y.v}nerrora>yist} blog.16 n )&&nollow"ad16